当前位置:longquan资讯“大愚书论”你可知为什么书法推崇魏晋风骨么?
“大愚书论”你可知为什么书法推崇魏晋风骨么?
2022-11-24

原标题:“大愚书论”你可知为什么书法推崇魏晋风骨么?

学习书法,必崇魏晋,作为历史上书法成就的 峰之一,短短二百年光阴,却有魏武扬鞭之豪放雄壮,又有王右军《兰亭序》天下尽知之美名。

相传为曹操手迹,现存于陕西汉中博物馆

书法常讲风骨,何为风骨?人之性情而已,但人的性情不是独立的,他与时代、环境、政治、文化紧密相关,为何魏晋能够独得“魏晋风骨”之美名,成为历史上一张 的名片,时代大环境所致。

《伯远帖》

《平复帖》

王珣之《伯远帖》、陆机之《平复帖》,是少数今人还能亲见魏晋昔日之详的书法作品,存世甚少的魏晋作品并不妨碍人们对于那个时代的向往,无数的文人志士想要回到魏晋那个文人集体张狂的时代,殊不知,今日的饮酒作乐、肆意忘形,皆因更为痛苦和纷乱的过去。

将年轮拉回魏武当年,当曹丞相写下“铠甲生虮虱,万姓以死亡。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”的时候,焦土之上的百姓无比渴望一个和平时代的到来,即便是这个和平的时间再短,也能够给这片苍茫瓦砾的大地带来一口喘息的机会,那个时代极易让人产生一种万物瞬息、历史无常、人生如幻的感觉。

正是经历了战争,正是看多了生死,才会更加重视真性情的思考,尽情的享受生命与物质的双重欢愉,渴望在有限的生命力获得更多的逍遥与超脱,摆脱人生的孤苦。不论承认与否,人生都是一场修行,甚至是一场痛苦的修行,无论是逍遥于竹林妙野之间还是纵横于庙堂高殿之上,都难逃自然规律的限制,正所谓天不为人之恶寒也辍冬,地不为人之恶辽远也辍广,君子不为小人之匈匈也辍行,亦不为天地之无情而辍生,脱离了物质的层面,魏晋的文人开始撩起衣襟展示出傲人的风骨,转而向以一种艺术的方式,去寻求一种与自然的沟通,亦或是对抗,既然以此肉身难以抵抗自然与时间,那就以心灵去获取超越形体的自由。

有人说传统书法艺术是玄学,那是因为书法是自由自在想象的表达,是真性情,而性情一说是玄远并且奥妙的存在,阴阳和谐为最妙,单纯的外形之美,或者是单纯的精神之美,都不是和谐的存在,只有当两者以最完美的姿态结合,才是最为理想的审美。

在绝大多数的历史长河中,人性都被或多或少的禁锢在各种规则与制度的藩篱之中,魏晋时期是难得的一段打开了天窗,让人们朦朦胧胧看一下头顶天空的时期,或许只是那么一眼,足以使那些文人们记住了从未见过的星空,他们恨不得赶紧找出画笔,目不斜视的记录下这只残存一瞬间的美丽。

有些美景即便只是看过一眼就再也忘不了,即便是后人只能通过前人残存的一纸一片之中去了解,也依然能够感受到那份波澜壮阔的美,而被后人不禁称道的“风骨”,也不过是对魏晋之自由、通达、内心自适满足、精神解脱与超越的一种向往罢了。

“人生而自由,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。”魏晋文人选择背对世事的无常与沧桑,面向自由的清风与舒畅,在自然中寻求自由精神的审美,正是这份放诞不羁、潇洒飘逸、旷达超远、啸傲人生的气质,才成就了华夏古往今来的一座充满了自然气息的艺术巅峰。

大愚书法作品

大愚书法作品

大愚书法作品

「大愚,号虚空,出生于1964年,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;喜好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,追寻黄宾虹先生的五笔七墨的独特画风,目前有代表作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《创世之柱》《十方世界》等。」